首页 小说 正文

大学老师教授的淫乱

早上8 点,我来到学校,王健伟把我叫到办公室,我进门的时候轻轻把门关好,王健伟问:“过来吧,吃早点。”

  我应了一声,走到王健伟的面前跪了下去,拉开他的裤链,将他的大小姐巴掏了出来,红红的小姐巴头已经微微的有些硬了,王健伟先从我的上衣里掏弄着我的乳房,然后对我说:“吃吧”

  我忙的用小嘴把小姐巴含住,然后往返的摇动,在我温润的小嘴攻势下,王健伟的小姐巴渐渐的变粗变长,直到我的小嘴含不下,我用细嫩的小手轻轻的撸着小姐巴,红通通的大龟头从尿道口中分泌出一丝丝的淫液粘糊糊的,我轻轻的伸出又软又香的舌头把黏液舔掉,然后尽量张大嘴,勉强把小姐巴头含住,这时,王健伟已经拿起桌子上的一叠文件翻看着,十分悠闲。

  我经常都要吃这样的‘早点’即便是上午王健伟有重要的会议,在开会之前也要把我叫去请我吃‘早点’,其实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大家都习以为常了,虽然我是正规大学毕业的高才生,现在也是轻院的一名老师,可在王健伟的眼里,除了我漂亮的外表,迷人的身条,我的学历和一张废纸差不多,他需要的,是一个能让他泄欲的工具,不是一个有我不多无我不少的老师,再说我们这个专业在我前面还有两个资历很深的老师。我想要在这个学校站住脚,有一定的发言权就不得不这么吃下去,当然,我也是冲他给我的社会地位,在郑州,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就能进高校当老师,这个名声和社会地位实在太吸引我了。

  我认真的一口口吃着小姐巴,王健伟从来不洗小姐巴头,因为小姐巴头要用我的嘴来洗,所以,天天我舔小姐巴的时候,都能闻到一股尿骚味儿,一开始还不太适应,渐渐的也就习惯了。我将大小姐巴头舔的亮亮的,上面粘满我的香唾,然后故意的用嘴亲吻尿道口,并发出“滋”“滋” 的声音,王健伟将文件放到桌子上,然后闭上眼睛,舒适的享受着我的服务,我再次将小姐巴含进嘴里,然后快速的上下摆动,王健伟的尿道口分泌的淫液更多了,咸咸的,苦苦的,麻麻的,我必须把它咽下肚,因为这是王健伟的要求之一。

  忽然,王健伟从皮椅上站了起来,一只手用力的抓住我的长发,另一只手向下,狠狠的揉弄着我的乳房,然后命令我说:“抱着我的屁股!”我知道王健伟快要出来了,忙的伸出双手抱紧王健伟的屁股,王健伟开始了,他让我尽量张大嘴,然后按着我的头用小姐巴快速的操着我的嘴,每一次都深深的顶在嗓子眼里,每一次的进出,都会带出大量的唾液,弄的我前胸都有点湿了,王健伟越来越快,我连哼的时间都没有,只是拼命的张大嘴巴,让小姐巴在嘴里进出,最后,我感觉呼吸都困难起来,开始翻白眼,王健伟一直看着我的表情,一看到我翻白眼,王健伟再也忍不住,双手狠狠的抱着我的头,大力的挺动几下,忽然将大小姐巴使劲插入我的嗓子眼然后开始射精!王健伟的精液直接射到我的嗓子眼里,根本不用我吞咽。

  约莫有一分钟,王健伟才将已经变小的小姐巴从我的嘴里抽出来,然后象是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任务的一样,重重的坐在皮椅上,我轻轻的翻开王健伟小姐巴的包皮,然后用嘴将包皮里剩余的精液舔干净,然后把小姐巴放进裤兜里,拉上拉锁。

  我整理了一下,站起来对王健伟小声的娇滴滴的说:“王院长,我出去了。王健伟只用手挥了挥,我便走了出去。

  一个上午,我都是在寂静中度过,看着忙忙碌碌的同事发呆,我心里想着昨天从丹尼斯回来的时候看到一身很合我意的春季装,价格不菲,要价是4000,我很喜欢,想买下它。

 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,是王健伟打的,我接通了电话王健伟说:“李杰,曹院长来了,我向曹院长提了你的事,希望他能多给你一些机会,将来好成为这个专业的负责人,不过还需要你自己过来再和领导沟通一下。“

  我很高兴的冲向了王健伟的办公室,王让我关上门,然后对我说:“该说的我都说过了,你自己再说一说吧!”

  我刚准备说些什么,这时曹院长就开口了:“现在这个专业在你前面已有两个专业很强的老师了,再说她们的工作能力也很强,学生威信也很高,我可以帮你达到你的目的,但是你要给我一个为什么帮你的理由!”

  我一脸茫然,不知怎么回答,这时王健伟笑着说:“李杰,这你还不明白?先让领导深入浅出的对你全身的了解一番,只有领导彻底的了解了你才能在适当的时候帮助你啊!”听到这儿我的脸一下就红了,我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啦,我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王又说:“还不快点?还磨蹭什么啊?又不 是没做过,还装什么处啊?”

  为了我的前程我只能低着头走到曹阳面前,小声的说:“曹院长,我给您口交吧。”说完,我蹲下身,想拉他的裤链。

  曹阳却将我的手挪开,对王冷笑的说:“我说健伟,你刚才夸了这么半天,原来就是这么个货色!我到外面找个小姐,都比她好,哼!”

  王健伟忙赔笑说:“您别生气,她伺候我伺候习惯了,见识还短,您别生气嘛。” 说完冲我把脸一绷,严厉的说:“你以为自己是什么?还口交口交的,你往这上生理课来了!你以为自己有个金屄(bi)呀!曹院长就喜欢听黄话,你给我说!”

  粗,我把包皮翻开,把软软的小龟头含在嘴里,用舌头逗弄着,一会的工夫曹阳的小姐巴就挺起来了,因为小姐巴又短又粗,所以我可以毫不费力的把整根小姐巴吃进去,曹院长眯缝着小眼,看着我,开始激动起来,我又叼了十几分钟,曹阳忍不住了,忙让我停下,我看着曹阳说:“操屄吗?”曹阳忙说:“操,操。”

  我把裙子翻开,把连裤袜和内裤褪了下来,然后背对着曹阳,将小姐巴插进屄里,然后上下运动着,王健伟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的兴

  操了一会,我才想起还没给他戴避孕套,我回头说:“曹院长,我给您把避孕套带上吧。”曹阳一边喘息着,一边说:“不……不用了,下次再说……”

  说完从后面用双手狠狠的揉着我的乳房。 我想:不带就不带吧,我又能怎么样呢? 又动了一会,我觉得屄里的小姐巴一阵的抖动,而且粗大了许多, 曹阳微笑的看着我,然后对王健伟说:“健伟,冲你这么够意思,你当副院长的事包在我身上了!还有李杰你的事,我也会在适当的时候为你创造机会。”

  王健伟一听,眼睛顿时一亮,兴奋的说:“好!咱们就这么定了,李杰,你再给曹院长舒适舒适。”我一听,忙的将曹阳的小姐巴又掏了出来,正要往嘴里塞,曹阳却说:“你先让我们未来的王副院长操操吧,唉,我老了,一时间还缓不过来。”我听完,回头看了看王健伟,王健伟一瞪眼说:“愣着干什么?”

  我心里一阵委屈,眼泪好玄没掉下来,我蹭到王健伟的身边,刚要跪下,只听王健伟说:“不必了,你不必跪下了。”我听完,心里总算好受了一点,可王健伟马上又说:“来,过来,你躺在地毯上。”我一听,心说:我还以为他这次会放过我呢,唉!

  我没的选择,乖乖的躺下。只听王健伟谄媚的笑着对曹阳说:“曹院长,今天我玩个花样给您看看?”曹阳哈哈一笑,说:“你呀,最喜欢玩花活了,也好,让我看看。”然后又对我说:“李杰,我们这个王副院长每次和我出去玩,都是喜欢别出心裁,你可别见笑啊?不过你也要多学习才有进步啊~!”

  哈哈哈……“我赶忙说:“我正想开开眼界呢,王副院长,您就痛愉快快玩,我尽可能的配合你。”

  王健伟听完,笑着说:“我这个花活叫‘俯卧撑’。”说完,王健伟站起来脱下裤子,然后又脱了裤衩,露出一根小姐巴,我躺在地毯上,偷眼一看,只见王健伟瘦细的腿间当啷着一根细长的小姐巴,小姐巴头已经变成了深红色,可见他经常操屄。王健伟的小姐巴还没挺起来,所

  王健伟一看都预备好了,笑着对曹阳说:“曹院长,您看,我做‘俯卧撑’了!” 说完,便开始做‘俯卧撑’,只见,随着王健伟上下上下的撑地,他下体的小姐巴在我的嘴里快速的进出,长长的小姐巴直插到我的嗓子眼里,我觉得呼吸困难,下意识的用小手扶着王健伟的小姐巴,曹阳发现后马上说:“喂!别动手呀!你自己把手压在身子下面!快点!”

  我听完,忙的按照他的话去做,把手自动压在身体下面,尽量张大嘴,小姐巴从我的嘴里带出大量的唾液,每一次的进出都连根插到底,王健伟又开始用‘三浅一深’的玩法,先轻轻的插三下,然后重重的一插到底!觉得还不够深,又使劲的用小姐巴插了几下,我几乎背过气。

如何获得最新地址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2009-7-27 09:04 编辑

  约莫有十来分钟,王健伟逐渐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从我的嘴里带出更多的唾液,混合着他的淫液,弄的我满脸都是,忽然,王健伟急促的对我说:“给我使劲叼住了!”我知道他快射精了,忙把小嘴紧紧的收缩起来,感觉口中的小姐巴忽然粗大了许多,紧接着,听到王健伟:“啊!……啊!……”的叫了几声,然后把小姐巴狠狠的一插到底,在我的嘴里射精了!!我只好大口大口的吞咽着,王健伟的精液很稀而且量也很大,象尿尿一样,我拼命的吞咽着又腥又骚的精液,但还是有一点精液从我的嘴里流了出来,好一会,王健伟才大大的喘了口气,然后从我脸上翻身下来,看着我原本清秀漂亮的脸被淫液、精液和唾液弄的一塌糊涂,王健伟笑了。

  我站起身,用脱下的丝袜和内裤把脸擦了擦,然后又走到曹阳的面前,曹阳早就把裤子脱了,用手撸着自己的大小姐巴,看到我,两眼冒着光,声音颤抖的对我说:“你……你快趴……”我把身子转过去,把肥美的大屁股对着他,然后趴在地毯上,高高的翘着屁股,让自己的下体充分的暴露在他的面前,曹阳再也无法忍受我对他的挑逗了,猛的站起来,激动的将硬挺的大小姐巴‘扑哧!’的一下子塞进我的屄里,然后马上做深度的抽插!

  王健伟笑着看着这一切,对曹阳说:“曹院长你怎么还和年轻人一样,冲劲十足!”

  曹院长也笑着说:“毛躁的,玩女人就要讲究花活,那样才有意思,玩起来才过瘾,也有淫兴,象你刚才这样玩,一会就‘交枪’了,象这么漂亮的女人,这么玩就糟践了,必须要越淫越好,让她自己都后悔自己为什么是个女的!那样玩起来才有意思!哈哈!”

  王健伟仔细的听着曹院长的‘玩女人经’点头称好,并也谄媚的迎合说:“还是曹院长有经验呀,不愧为花道的高手!”曹阳接着又说:“象这种上上等的货色,要是放在我哪,我能让她彻头彻尾的变成条母狗!”说完狠狠的盯了我一眼。

  王健伟听完以后忙的说:“老哥,借你玩玩是可以的,可把我这个小宝贝让给你,那可不行!”曹阳也笑着说:“我跟您开玩笑呢?我那敢夺你的专美呀?”

  两个人发出了阵阵的淫笑。

  这边,我和曹阳的肉体大战已经到了要害的时候,曹阳粗大的小姐巴拼命的抽插着,我一边小声的哼哼着,一边随着他晃动,两个大卵袋拍在我的屁股上,发出 ‘啪!’‘啪!’的声音,曹阳一边快速的挺动下身操屄,一边从后面用双手掏出我的乳房大力的揉搓着,忽然,我感觉屄里的小姐巴一阵阵的发热,随着变粗,只听曹阳重重的喘了口气,重重的坐在了沙发上。我也疲惫的坐在地毯上。

  从王健伟的办公室里出来,已经是5 点多了,我觉得疲惫极了,腰象折了一样,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发呆,大家已经陆续都下班回家,冷冷清清的,只有王健伟的办公室里还隐约传出那两个下贱男人的淫笑声,我再也不敢多呆了,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学校,下楼的时候一掏口袋,发现那盒避孕套还好好的装着,我真怕自己会怀孕。

  我回到自己学校家属区租的公寓里,发疯的洗澡,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!

  转天,我还是早上8 点到的学校,王健伟还是照例请我吃了‘早点’。

  我真纳闷,40多岁的王健伟为什么有那么\多的精液!有那么大的淫兴!

  我恨死这个人!!!可我没办法,我需要高校老师这个社会名声和地位,我需要钱,我不想让人看不起,我想穿高级的衣服,使用高级的化妆品,开高级的轿车,住高级的房子,赚别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,吃别人连听都没听过的美食。为了这一切的一切,我只能这样,至少现在只能这样。

  过了两天,王健伟悄悄的带我出差顺便也旅游一下。

  刚到机场,王健伟小声的对我说:“一会去洗手间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  我起身到了洗手间,轻轻掩上门,然后坐在马桶上,不一会,王健伟便溜了进来,象个小偷一样,我们谁也没说话,王健伟把裤子褪下来,然后我张着嘴,让他把小姐巴操进来。

  因为洗手间的地方很小,所以王健伟只好让我动,我前后的伸缩着头,用嘴套弄小姐巴,还舔他的卵袋,发出‘滋滋’的声音,王健伟一阵激动,忙小声急促的对我说: “快,快叼住我的龟头!”我忙用嘴含着他的龟头,王健伟轻轻的哼了一声就把精液射了出来,然后,由我把精液吃掉。我帮助王健伟清理了一下,两个人先后走了出去。可不巧,正好迎面碰上一个空姐!她惊奇的看着我们从同一个洗手间里出来,我顿时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到了北京,天气热的让人发慌,我呆在房间里不想出去,王健伟没办法,只好把我留下。

  晚上,王健伟带着一身酒气回来,一进门,就唠叨说:“XX的!什么玩意!我大老远来北京,本来以为他们有诚意,可几天下来,除了吃饭喝酒,连句正题都没谈!”

  王健伟从来都不骂街,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他骂人。我扶着他睡下,看了一会电视,觉得没意思,也睡下了。

  深夜,我模模糊糊的觉得有一双手在揉弄我的乳房,忽然想起今天不方便,忙小声对王健伟说:“王院长,今天我假例,我给您用嘴弄出来好吗?”王健伟酒劲未醒的说:“我想操屄!”说完就要上来,我忙的王健伟把我搂到怀里,说:“我才不管!我就今天操!”说完,把硬挺挺的小姐巴掏出来顶着我的屁股。我急中生智,忙说: “好好好,我给您操,我帮您弄,您别动呀。”

  王健伟这才满足的点了点头不动了,我摸着黑从枕头底下掏出一瓶美国高级润滑剂,倒了一点出来,小心的抹在王健伟的小姐巴上,滑溜溜的,然后背对着他,把他的小姐巴塞进自己的屁眼里,其实王健伟早就操过我的屁眼了,那次也是因为来假例,王健伟恼怒之下让我的屁眼开了花,我无法忘记第一次肛交时候自己的叫声都走了形,已经不是女人的声音了。

  从那次以后,王健伟就没在操屁眼,这次我知道他心情不好,假如违反他,恐怕也不行我想:用一次屁眼吧。

  因为小姐巴上已经涂上润滑剂,所以很轻易的就插进了屁眼里,我感觉好象有一根烧红的铁棒插了进来。

  第二天早晨,我从梦中醒来,发现王健伟还呼呼的睡着,我轻轻的把他的手从我的乳房上拿开,忽然发现他的小姐巴还插在我的屁眼里,而且已经微微的硬了。

  我忙用手把小姐巴拔了出来,刚一拔出来,在我屁眼里储存了一夜的精液也流了出来,我赶忙用手堵住,然后下床去了卫生间,我洗了个澡,觉得屁眼有点疼,我对着更衣镜把两片臀肉扒开一看,只见小屁眼已经被操的扩大了。我叹了口气,一阵伤心。

  10点多,我和王健伟吃过早点,王健伟带我去北京几个有名的旅游景点玩了,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是如此,从郑州出来到现在,我觉得这几天是最开心的了,北京的气候虽然热了点,可是可口的饭菜和迷人的景色让我流连忘返。

相关推荐:

评论(3)

发表评论必须先登陆, 您可以 登陆 或者 注册新账号 !